<span id="7ftvd"></span>
    <address id="7ftvd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7ftvd"></form>

    評點淮劇
    · 淮劇視點
    · 論文發表
    劇團榮譽

    先進集體

    個人榮譽
    淮劇特輯
  1. 此欄目下沒有文章
  2. 我們的團隊
    ·國家一級藝術監督  徐建東
    ·國家二級作曲  周學伍
    ·國家二級演奏員  宋步宏
    ·國家二級演員  王 磊
    ·主任舞臺技師  陳明
    ·國家一級編劇 陳明
    ·國家一級導演 蔣宏貴
     
    您現在的位置: 鹽城市淮劇團 >> 評點淮劇 >> 淮劇視點 >> 正文  
    精神上的行者
    ——讀李有干的《秋夜》及其它
    作者:陳 明    文章來源:本站原創    點擊數:3948    更新時間:2012-3-29
            算起來,我和李有干先生同在這座小城里生活已有二十多年了。雖然聚多離少,終是年輪里的印痕。不出遠門的時候,對文字里的作家沒有什么區域感,少了根貼近的觸角。一次去常熟,看到茫茫蘆蕩,心里頓生感慨。想來,無意中草率地揮霍了時光,來不及盤點過去的激情和追索,遲鈍的視覺茫然四顧,偶爾也打撈起一些碎片般的浮光掠影,虛幻中翻飛出一些記憶,它便紛紛揚揚地注入我的心中。

        在鹽城的西部,有過一片大草蕩,如今消失了,感慨由此而生。

        在部隊當兵時,曾頗費周折地弄到一本殘缺不全的《上海文學》,讀過一個短篇小說《不是夢》。那時還沒有養成記住作者名字的習慣。當時堅定地認為,這是寫的我的故鄉。那文字間流溢出濕潤的湖蕩氣息:霧起時月光朦朧,村路微微掩起,依稀中遠處蕩里傳來恩澤連綿的水聲,這種感覺如同遙迢閃爍的星光,肅寂灑落,仿佛使遠在北方山坳里當兵的我久別之后同家園的一次意外重逢,不由自主地貼近鄉人心音。其時,《傷痕》之類的小說鋪天蓋地波及全國,而我卻偏偏記住了《不是夢》里的湖蕩氣息,記住了作品里透出的告別寒意獨具的“文革”動亂,一對蕩里男女輕松而又肅穆地面對現實,自信而又寧靜地走向未來的生活態度。我喜歡這篇小說,倒不是在當時的文學大潮里它是一曲變奏,而是作家靜如秋水的漫然心態,似黎明到來時敞開蕩里人家的柴門,只以最初的曦羽傳達出隱約不逝的鶴翎。這種感覺絕對不具震撼力,而是悄無聲息地感染、溫潤,是一片月色彌漫下的大草蕩的意蘊和魅力。

        退伍后,我分配到鹽城文化館。記得報到那天,我在樓道口遇到一個高個子中年人,便詢問辦公室在哪里,他將我領到辦公室門口就走了。辦完手續,我問誰是館長,惹來一片笑聲。原來,那個領我來辦公室的人就是。后來才知道,他叫李有干,還是《不是夢》的作者。在一大摞退伍軍人的檔案堆里,他順手拿起一份仔細翻了翻說,這個人留下。這個人就是我。再后來,有人告訴我,北京大學有個叫曹文軒的,就是我們鹽城人,某篇小說得了兒童文學獎?跉怏@喜崇拜,很有人中呂布、馬中赤兔的感慨。而把他當著青苗種的恰恰是李有干先生。如今已是北大現當代文學博士生導師的著名作家曹文軒,在一篇文章里深情地寫道:“李有干先生是我的老師。我的今天與他在昨天給予我的扶持密切相關。在我的歷史里,他無疑是一個重要的書寫者,對他,我將永遠心存感激……”那時,我正渴望著精神上的向導、栽培者和伯樂。我暗自慶幸,自己的那份檔案被他順手拿下。應該說這是緣分。

        在我的記憶里,和他在文化館朝夕相處的四年中,就是行走,沒完沒了的行走。

        那時候,我們常常下鄉。文化館的主要任務是在鄉鎮搞基層文化工作輔導。去得最多的是鹽城西部的湖蕩地區,無邊的綠色一直接到天際,隱約泛著白光的弧,便是遠方的湖。我們就這樣常年穿行在蕩里的曲曲折折的小路上,鳴唱的水鳥隨著我們的腳步聲嘎然而止,靜寂中一群野鴨沖天而起,“卟卟卟”地留下一串喧騰。蕩里人家的茅屋、炊煙,湖面上的魚鷹小舟,聚而散、散而聚的輕霧,轉而停、停而轉的水車,還有那懸定在眼前的蜻翼……他那欣長的身材、撩開永不疲憊的大步,拖得我們這些小青年苦不堪言。除了這沒完沒了的行走,就是沒完沒了的幫助業余作者修改稿件。從劇本、小說到故事、曲藝,經他改定甚至重寫的發表了,或搬上舞臺獲獎的,不勝枚舉。剛恢復稿酬的時候,一個小戲的稿費相當于一個蕩里人半年的收入。不少業余作者第一次拿到出版社匯款單時,紅著眼窩死活要給他留下,卻遭到他平緩而冷峻的拒絕。那時,鹽城這地方還很窮,蕩里人更窮。最奢侈的待客,是殺一只大白鵝。蕩里的習俗,無事不宰鵝。他每到一處,在業余作者看來是一件天大的事情。柴灶鐵鍋煮的米飯,余火烤出的一層焦黃的鍋巴,再灑上幾許菜籽油,這便是上等佳肴了。至今我還記得他嚼著鍋巴的聲音。我驚嘆他有一口堅硬的牙齒,如今已是七十多歲的人了,還能像二十多年前一樣,“咯吱咯吱”地嚼著鍋巴。他是一個有著健全人格和健康體魄的人。在鹽城,他的行為是別人學不來的。我想,這與他曠達的心境有關。他是一個完完全全的蕩里人。自幼家境貧寒,十六七歲參加革命,憑著他自身的天賦和勤奮,在江蘇文壇上脫穎而出。因此,他參加了全國首屆青年文學創作者代表大會,成為中國作協文講所的第三批學員。正當他朝著文學殿堂大步邁進的時刻,一場全國性的政治風暴將他卷進渦流中,他守住孤寂和清寒,默默地注視著這個時代的變遷。在后來的日子里,他幾乎沒有寫過流著淚滴和鮮血的文字,而是以《不是夢》這樣的一批小說,平緩而又寧靜的心態敘說著自己的看法和理想。在他的文學世界里,歡樂和痛苦竟是由同一個原因造成,愛與恨竟是由同一個原因招致,仇恨和寬容竟是由同一個原因釀就。在他的心境中,寬容是絕對的也是永恒的。

        懷念已消失的大草蕩,就是隔開遙遠的時空眺望李有干先生,就是檢視自己長大成人的歷程。想起當年樣板戲中的一句戲詞:有你這碗酒墊底,什么樣的酒我全能對付。他影響了我的藝術趣味和生活態度。在鹽城,他的重要貢獻之一就是培養了一大批業余作者和作家。而他自身的創作,恰恰是從文化行政領導崗位上退下來之后,才從業余轉向“專業”。令人瞠目的是,這是他文學生涯中的一個生機勃勃的噴發期。無論是作品的質量還是數量都與七十三歲高齡的他難畫等號。這是他創作的“第二青春期”。

        我始終認為,他是一個非常結實的區域型作家。

        當他從文化館到文化局當局長時,我也調進了局機關。他在那些公務纏身的繁雜日子里,卻能不間斷地擠出時間,倘佯在屬于他的精神之域里。在《人民文學》上發表的《鬼火》等一批小說就是在這時寫成的?梢哉f,他的全部作品我都讀過。有些還沒有印成鉛字前就聽他講過。他是一個忠實的蕩區守望者。他以專注的目光,在蕩區的日常生活中堆疊起他心目中的藝術世界。他的大多數小說表現了蕩區社會的法度、結構和蕩區生活秩序在時代潮流沖擊下的嬗變,精細分析了這種變化對蕩里人心靈的微妙影響。如果把他的小說按時間順序排列開來,便透視出一個蘆蕩深處獨行者深沉的戀歌。這批作品有一個共同的特征,便是“大愛”二字!犊鄿I》、《病》、《帶露珠的鮮花》這些小說的最突出之處便是含蓄地讓人從母愛、情愛、友愛中領悟另一番人生況味,喚起人們對愛的理想化崇拜的一種銘心刻骨的體驗。在《苦淚》中那種使人遐想無邊的苦戀把蕩區女性深沉的情感世界擴張到極致。我想,他對“愛”的表達,是作家自作主張的實踐者。在某種意義上,他的題旨已超出愛的頌歌,把樂曲奏成對缺少愛意的現代人的拷問。他暗示出這個民族,尤其是蕩區婦女的傳統美德,無論社會震蕩到什么程度,承載著東方傳統美德的底層女性,是亙古不變的精靈。

        無愧于自己的經歷和良知,他在相當一部分作品里坦露出堅貞的“老區情結”。鹽城是革命老區,新四軍在這里重建軍部,這片茫茫草蕩和紅高梁青妙帳一樣,在中國革命的歷史上演繹出一個個驚天動地的故事。當年,有著“陜北有個延安、蘇北有個鹽城”一說。這無疑在從小參加革命隊伍的他的脈管里凝結了永難消逝的血脂!饵S布傘》、《秋夜》、《石像》、《流血的河》等,把他的革命浪漫主義情愫展現得生動鮮活。我覺得他的精神世界里有著切•格瓦拉式的思想底色。他骨子里的信仰目標是對社會正義的追求,也可以理解成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。我順手拾取的字眼,但愿不要理解成貶義。那個戰爭年代的交通員,垂暮之年在街頭一柄黃布傘下賣香煙為生,他沒有意識到自己晚景的凄涼,卻念念不忘當年的接頭暗號;墓場深處的小屋里,終生為烈士守靈的倔強老漢,那種至死堅守的執著、那種自虐式的耐韌,折射出理想主義者的精神光輝。他筆下的這些“革命老人”,以堅定的信念一次又一次地投入戰斗,一次又一次地遭受磨難,一次又一次地朝著沒有盡頭的目標追索。我想,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不應該對他們報以輕蔑和嘲弄,更沒有理由忘卻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。因為沒有中國歷史上這些理想主義者(可理解為革命先輩)所倡導的精神、所作出的犧牲,今天的社會,不會擁有這樣一副面孔。當然,不可能要求所有的人都成為理想主義者,但我們不能丟卻理想主義情懷。如果大家都是躲避崇高,如果正義、奉獻、犧牲不再是判斷榮辱是非的標準,那么什么東西能阻止社會向物欲橫流的深淵飛速滑落下去呢?我想,他的老區情結至少有著一種警世之力。

        讀他的文字,總能嗅悟到一種清涼、疏朗的意味。這種清涼疏朗并非是刻意的斟字酌句而得到的。這是他對生命的源頭和歸宿以及生存狀態的理解和看法。對蕩里人生生不息的生命行態的顯現,有著某種哲學暗喻。他總是在為生存禮贊,為生命吟頌:活著是美麗的!哆b遠的夢》中老人對土地的眷戀,癡迷到啃著滿嘴泥土的舉止,把人與大地的血脈打通,構成一種奇特的生存現象,揭示出一種人生的蒼寂之美。在《塔》中那籠罩著神秘氛圍的蘆蕩深處,一個新的生命在躁動、焦慮和期待中誕生,搖曳出水聲汩汩的柔韌之音,把生命的強勁之美凸現得無微不至;還有《水意》、《水洼》、《悠悠一河水》等,都表現了作家自身和眾生共同存活的熱情。他敘述的平靜并非是故作平靜,于平靜之中聹聽生命檣帆的獵獵之聲。于是,我們就會從中讀出反復不斷的“活著是美麗的”情懷來;钪,有時候悲壯,有時候恐懼,有時候沉著,有時候慘烈,有時候虛幻,有時候生動,最終用美一網打盡。他把生存之美、生命之美描摹得無處不在。無處不在的召喚和提醒,便是對美的詮釋和想象的最終意義。相反,《鬼火》、《獻給哈克的禮物》、《村殤》等小說,與美麗相對立的丑惡勢力群體則被解析出另一番意味來。這使人聯想到這個世界的組合、結構、平衡的話題。于是他把對世界、對社會、對人群、對環境、對生存的種種看法,統統濃縮到這片湖蕩里了。

        他是一個精神上的行者。

        他用腳心貼著土地行走在幽靜的蕩區道路上。我堅信,他的一生只用這樣一種姿勢朝前走,避開人群和大道,他很安靜地看天、看地,看已逝去的一望無垠的蘆蕩,看水質已褪化的湖面。他已到了不需要陽光地帶的喧囂和喝彩的年齡,他已溶入孤身走路的境界里去了。他始終走在路上,以一個陌生人的心態尋找屬于自己的夢、尋找屬于自己的精神家園。我想,這個遙遠的地方是別人眼睛看不到的。

        也許他的終極目標,就是不停地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2年9月6日于鹽城八十間

     (作者為鹽都區文廣局副局長、國家一級編劇、江蘇省藝術系列職稱高評委)

  3. 上一篇文章:

  4. 下一篇文章:
  5. 設為首頁 |加入收藏 | 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聯系我們 | 淮劇論壇
    版權所有:鹽城市淮劇團 地址:鹽城市鹽都新區乾坤南路1號 郵編:224005
    聯系電話:0515—88438486 傳真:0515—88406855
    Copyright @ 2011 鹽城市淮劇團,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號:蘇ICP備10006542號-2
    丰满少妇人妻久久,亚洲欧洲成人精品香蕉网,日本熟妇人妻XXXXX视频

    <span id="7ftvd"></span>
      <address id="7ftvd"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7ftvd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