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7ftvd"></span>
    <address id="7ftvd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7ftvd"></form>

    劇目集錦
    · 古裝劇
    · 現代戲
    · 折子戲
    · 小淮戲
    劇團榮譽

    先進集體

    個人榮譽
    淮劇特輯
  1. 此欄目下沒有文章
  2. 我們的團隊
    ·國家一級藝術監督  徐建東
    ·國家二級作曲  周學伍
    ·國家二級演奏員  宋步宏
    ·國家二級演員  王 磊
    ·主任舞臺技師  陳明
    ·國家一級編劇 陳明
    ·國家一級導演 蔣宏貴
     
    您現在的位置: 鹽城市淮劇團 >> 劇目集錦 >> 現代戲 >> 正文  
    《雞毛蒜皮》第二集劇本
    作者:陳 明    文章來源:陳 明    點擊數:3504    更新時間:2013-3-23
      

    ·十二集淮劇電視劇

     

    十品村官(三部曲)

     

    第一部

     

    雞毛蒜皮

     

    編。宏惷

     

    第二集

     

    1、胡玉花、孔寅洋兩家門前(黃昏·外)

    孔瑜琳:曉蕓,配,配種的……

    【孔瑜琳的臉忽然僵住了

    陳曉蕓:瑜琳哥,你,你怎么啦?

    【孔瑜琳的視線看著陳曉蕓的后面。

    【陳曉蕓轉過身一看。

    【胡玉花惡狠狠的站在陳曉蕓身后

    胡玉花:你想說什么?!

    孔瑜琳:沒,沒說什么。

    【孔瑜琳轉身就跑。

    胡玉花:再來勾引我家曉蕓,看我打斷你的腿!

    陳曉蕓:媽,看你說的多難聽。

    胡玉花:難聽?我要不說難聽的,你就要難看了!
    (唱)

    二陰陽缺德性,

    裝神弄鬼坑騙人。

    人的名,樹的影,

    莊鄰四舍他矮三分。

    你人大心大不爭氣,

    偏偏和小書呆子暗傳情。

    只要媽媽有口氣,

    決不讓閨女嫁進仇家門。

    孔瑜琳躲在山墻口聽著。

    【胡玉花唱完發現小桌上的化妝盒。

    胡玉花:啊,這化妝盒是這個小陰陽送給你的?

    陳曉蕓:不是!

    胡玉花:你還嘴犟!這個小畜生,跟他老子一樣鬼點子多,想用這小恩小惠勾引我家女兒,沒門兒!

    【胡玉花抓起化妝盒欲摔。

    陳曉蕓:媽!那是阿根送的!

    胡玉花:(舉起的手僵在半空,意外而高興地)?是阿根送的?啊呀!那可真是瞌睡送枕頭,我這么就沒想到這一茬呢!
    (唱)

    阿根老實人本分,

    聰明乖巧手腳勤。

    父母雙亡雖苦命,

    沒有文水有好名。

    為了老來有照應,

    招個女婿倒插門。

    只要是你們對我多孝順,

    斷了氣眼睛閉得緊吞吞。

    【孔瑜琳躲在山墻口痛苦地聽著。

    【阿根從雞場回來,躲在一邊聽著。

    【陳曉蕓沒等胡玉花唱完就拂袖而去。

    【胡玉花唱完,轉身不見陳曉蕓,喊道。

    胡玉花:曉蕓!曉蕓!這個死丫頭,她這是喝了迷魂湯……

    【胡玉花尋找曉蕓,腳下一絆,摔倒。

    【阿根急忙上去攙扶。

    田阿根:啊呀媽呀,你老人家當心點!

    胡玉花:(驚喜地)!阿根,你叫我什么?

    田阿根:我?……

    胡玉花:就剛才,你叫我什么了?

    田阿根:我……我叫你三媽呀。

    胡玉花:不,去掉媽前面的三。

    田阿根:(想了想,喃喃地)三媽,去掉媽前面的三……那是媽呀。

    胡玉花:(夸張地)哎——!

    【山墻口,孔瑜琳氣得七竅冒煙。

     

    2、村間小道(夜·外)

    【皓月當空。

    【月色下的村落。

    【村間小道上,尤三貴帶著幾分醉意走來,他五音不全地哼著“走……呀走,走到九月九呀……”。

     

    3、胡玉花家(夜·內·外)

    【胡玉花在小桌子邊數錢,陳曉蕓在研究飼料新配方。

    【尤三貴來到胡玉花家門口,推開門。

    尤三貴:阿呦喂,三姑奶奶,今天又進財了?

    胡玉花:三貴啊,你一身的酒氣,在哪家灌的黃湯?

    尤三貴:自己家里。
    (唱)

    一條魚二兩油炸蘭花瓣,

    三塊五香豆腐干。

    四個炒雞蛋,

    五兩老酒解了饞。

    最后熱茶泡冷飯,

    嘴巴一抹門一關。

    胡玉花:那個替你弄的菜?

    尤三貴:自己動手,豐衣足食。

    陳曉蕓:老組長,你一個人多不方便,就到我家來搭個伙吧。

    尤三貴:嘿嘿……常端你家碗,被人說長短,影響不好啊。

    胡玉花:你呀,這是找出理由來脫離群眾。

    尤三貴:(出示合同書)呶,這是出售肉雞的合同書,我都替你辦妥了。這叫脫離群眾嗎?

    胡玉花:(看了看合同書)啊呀,三貴呀,怎么感謝你好呢?

    尤三貴:要你謝什么?幫助群眾發家致富,是我們黨員干部應盡的責任!不過,我奉勸你,爭取早日成為五星文明戶。再這樣下去,雞場要辦垮的!

    胡玉花:這,這與辦雞場做生意有什么關系?

    尤三貴:關系重大!你想想,全縣的個體養雞場就有上千個,人家為什么就和你訂合同?因為我們組是有名的文明村組,不會出售偽劣產品,人家信得過。

    胡玉花:這?

    尤三貴:這次訂合同,我還替你撒了個謊,說你是我們組的五星文明戶喃!

    陳曉蕓:要是人家來雞場考察,一看我們家只有四顆星……

    尤三貴:明擺著嘛!就是冒牌文明戶!弄不好,還要影響村里其他養殖戶的聲譽。大家不把你頭罵臭了才怪!

    胡玉花:這……這么嚴重么?

    尤三貴:到時候,你產品沒有人要,就知道厲害了。

    胡玉花:老組長,你就不能發發善心,替我掛上第五顆星嗎?

    尤三貴:嘿嘿,這是原則問題,條件不夠,決不掛星!

    胡玉花:你不要圓則扁則的,你原則幾十年了,不還是個小組長嗎?退下來,最多二十元生活費。

    【尤三貴嘆了一口氣,掏煙,見是空煙殼子,掏出錢來。

    尤三貴:曉蕓,替我去買包阿三媽。

    陳曉蕓:只有阿詩瑪,沒有阿三媽。

    尤三貴:三媽四媽一個樣,拿錢去。

    陳曉蕓:你留著自己用吧。

    【陳曉蕓拿了手電筒要出門,尤三貴硬是要給錢,兩人推托了一陣,最終陳曉蕓沒收錢走了。

    尤三貴:真是個孝順閨女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4、養雞場(夜·外)

    【田阿根拿著手電筒在養雞場點著雞數。

    田阿根:(喃喃地)怪了,怎么少了一只良種雞……1、2、3、4、5、6……是少了一只……

    【田阿根圍著養雞場尋找著。

    【陳曉蕓打著手電筒走來。

    陳曉蕓:阿根,你還在干什么?

    田阿根:曉蕓,少了一只雞。

    陳曉蕓:不會吧,你再找找,我去給老組長買包煙,馬上回來。

    【陳曉蕓遠去,田阿根繼續尋雞。

     

    5、胡玉花家(夜·內)

    【尤三貴坐在門框邊,他和胡玉花單獨在一起,似乎感到一點小小的尷尬。

    【胡玉花給尤三貴倒了一杯茶,放在桌上。

    胡玉花:三貴呀,坐到這邊來。

    尤三貴:不了不了,坐這塊蠻好。坐這塊蠻好。

    【尤三貴低著頭,不敢正視胡玉花,少頃,緩緩抬起頭瞄了瞄胡玉花。

    【胡玉花正用火辣辣的眼光看著他。

    尤三貴:(沒話找話地)三……三姑奶奶,你家曉蕓,真是個好閨女,啊。

    胡玉花:真心歡喜,就讓她認你做爸。

    尤三貴:這……我沒得這個福氣喲!

    胡玉花:你呀!
    (唱)

    難道說你注定就是孤命,

    難道說你甘愿孤單終身?

    尤三貴:(唱)

    如果尤三貴有福命,

    老婆不該早歸陰。

    胡玉花:(唱)

    饑寒飽暖誰照應,

    夜伴孤燈可冷清?

    梁上燕子成雙對,

    你也應該歡度晚年享天倫。

    尤三貴:(唱)

    尤三貴生來是賤命,

    大侄子也曾帶我住進城。

    住高樓閑得渾身骨頭疼,

    住茅屋雖然忙碌心安寧。

    自知冷暖燒三頓,

    白天身勞累,

    一覺到天明。

    胡玉花:(唱)

    若是你頭疼腦熱身患病,

    尤三貴:(唱)

    大病住醫院,小病看門診。

    胡玉花:(唱)

    待到年老誰過問?

    尤三貴:(唱)

    本組的敬老院里養精神。

    胡玉花:你呀……你是死腦瓜子不通氣。

    尤三貴:嘿嘿……大半輩子下土啦!

    胡玉花:人家七老八十的還雙雙對對去領結婚證喃。

    尤三貴:人家是人家,我是我,嘿嘿,說得人怪難為情的呢。

    胡玉花:這有什么難為情的?你呀!坐到這邊來,我又不會把你吃了。

    【尤三貴在桌邊坐下。

    【胡玉花發現尤三貴褲腿上有個洞,大笑起來。

    尤三貴:你笑什么?

    胡玉花:我笑你褲腿上破了這么大的洞。

    尤三貴:光棍苦,褲子破了沒人補。

    胡玉花:你有心想人補,還愁沒人補嗎?

     

    6、孔寅洋、胡玉花兩家門前(夜·外)

    【孔寅洋開門走出,躡手躡腳來到胡玉花門外。

    【胡玉花家傳出聲音,孔寅洋躲在一邊聽著。

    胡玉花:快把褲子脫下來!

    孔寅洋:(喃喃地)!脫褲子了……

    尤三貴:你……三姑奶奶,你這是……

    胡玉花:那么大的洞,虧你走得出去。

     

    7、胡玉花家(夜·內)

    尤三貴:這……嘿嘿……

    胡玉花:嫌我粗針粗線的?

    尤三貴:不不不,你三姑奶奶描龍繡鳳,誰不夸你是雙巧手?

     【胡玉花進內拿出一條褲子遞給尤三貴。

    胡玉花:換下來。

     

    8、孔寅洋、胡玉花兩家門前(夜·外)

    尤三貴:好,好。嘿嘿,你……是不是回避一下?

    孔寅洋:(喃喃地)咳——!我孔寅洋滿腹文才,還不如老尤三貴討她歡心。嘿嘿……嘿嘿……。

    【孔寅洋悻悻地回了自己的家。

    【陳曉蕓買香煙回來,正遇到孔寅洋回家,孔寅洋朝陳曉蕓神秘的一笑,關門。她看看孔瑜琳緊閉的窗戶,哀嘆了一聲。

    陳曉蕓:(唱)

    二叔他似笑非笑難分辨,

    曉蕓我一團疑霧涌眼前。

    瑜琳他下午欲言話又咽,

    看神情似有苦衷埋心田。

    曾約定每晚河邊暗相會,

    今夜晚無故失約太突然。

    難道說我倆關系被發現,

    他父親百般阻撓施虎威。

    難道說瑜琳動搖已妥協,

    欲斷情絲又難開言。

    瑜琳哥啊,你不該瞞實情閉門不見……

    曉蕓我通情達理決不糾纏,

    月光下悄然無聲窗緊閉……

    說不清又是氣、又是怨、又是愛、又是恨、

    又是憐憫、又是難舍,心亂如麻感慨萬千。

     

    9、胡玉花家(夜·內)

    【尤三貴換上新褲子,正在系褲帶,曉蕓推門而入,尤三貴顯得尷尬。

    陳曉蕓:老組長,煙買來了。

    尤三貴:(解嘲地)承蒙你媽,替我補褲子呢!

    陳曉蕓:你呀,早就該請我媽了。

     

    10、孔寅洋家(夜·內)

    【孔寅洋將菜刀在水缸邊沿上磨了磨,然后舀了一碗水,抓了一撮鹽放進水碗。

    【孔寅洋哼著小曲,從簍子里拿出雞子,舉刀欲宰。

    孔瑜琳:爸,你這是干什么?

    孔寅洋:隔壁跑過來的,殺了喝老酒!

    孔瑜琳:這雞你殺不得! 

    孔寅洋:看把你怕的,殺雞又不是殺人。

    孔瑜琳:這是三媽家的良種雞!

    孔寅洋:就是良種豬我也要殺!咦……她家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?看來你是埋在老子身邊的叛徒、內奸、定時炸彈!從今往后,不許你同她家小狐貍精來來去去,眉來眼去!這雞我非殺不可……

    孔瑜琳:殺不得!

    【孔瑜琳與孔寅洋搶雞,兩人失手,良種雞在屋里飛跳起來,兩人又開始捉雞。

     

    11、胡玉花家(夜·內)

    【田阿根推門而入。

    田阿根:三媽,西邊雞窩里少了一只雞!

    胡玉花:!雞子怎么會少了的?

    陳曉蕓:阿根,你再去找找。

    田阿根:家前屋后全都找遍了,連個雞毛都沒得!

    胡玉花:阿根,少的哪一種雞?

    田阿根:是老組長幫著從農科所買的那種良種雞!

    尤三貴:是歐州三號?

    胡玉花:啊呀,這是我們家的種雞呀!種蛋三塊錢一只哪!

    陳曉蕓:媽,你別著急,雞子總不能飛上天去吧?

    田阿根:就是狗拖去總有幾根毛呀!

    胡玉花:這里面肯定有人玩鬼!

    【田阿根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
    【閃回:

    【田阿根走到山墻拐彎口,孔瑜琳的紙條正好打在他的頭上。

    【田阿根撿起紙條攤開看著。

    【紙條上寫著:配種的雞在我家。

    【田阿根看了看孔瑜琳的窗口,罵了一聲:“下流!”扔掉了紙條。(閃回完)

    田阿根:三媽,我看孔寅洋家是重點嫌疑!

    胡玉花:(怒氣頓生)阿根,跟我去,找那個老東西去。

    尤三貴:站!無憑無據誣陷別人是要吃官司的!你們誰都不要動,讓我去偵探偵探。

    【尤三貴撈了撈那不太合身的褲子,出了門。

     

    12、孔寅洋家(夜·內·外)

    【孔家父子還在搶雞。

    孔瑜琳:爸,這雞你不能殺!

    孔寅洋:這事不用你管……

    【尤三貴來到孔寅洋家門外。

    尤三貴:孔寅洋在家嗎?孔二先生……

    【慌亂中孔寅洋向兒子搖手。

    孔瑜琳:老組長,我爸說他不在家。

    【孔寅洋將孔瑜琳推入房中,手忙腳亂地將雞反扣在簍子里。

    尤三貴:孔二先生,你在家,你真的不讓我進門?

    【孔寅洋無奈開了門。

    【尤三貴走進,一眼發現地上的鹽水碗和孔寅洋手中的菜刀,心里已有所悟。

    孔寅洋:老組長,這么晚了,還沒有休息呀?

    尤三貴:當干部的,就是早起晚睡的命哪。(故意嗅嗅鼻子)孔二先生哪,你也跟三媽學習養雞啦?

    孔寅洋:養雞、養鴨、喂豬、喂羊是發血財!我還是搞我的腦力勞動。

    尤三貴:不要瞞我了,一進門就聞到一股雞腥味。

    孔寅洋:我家沒得雞!

    尤三貴:你這……這水碗……

    孔寅洋:是我練少林功喝的鹽開水。

    尤三貴:嘿嘿,練功可不要走火入魔啊……

    【孔寅洋看了看尤三貴換上的新褲子,以攻為守。

    孔寅洋:尤大組長,你破褲子換上新褲子,快活得沒手抓癢了吧,拿我開什么窮心哪?

    尤三貴:(一怔)看來你是在盯我的梢哪!三爺當了幾十年的干部,一向光明正大,處理問題從來是對事不對人。

    孔寅洋:但愿你一碗水端端平。

    尤三貴:那當然啦。喂,隔壁有只雞跑過來了嗎?

    孔寅洋:雞子?我沒看見。

    尤三貴:算了,算了,以后讓她管管好。

    孔寅洋:我真的沒看見。

    【簍子里一陣響動。

    尤三貴:(旁唱)

    看他慌張神不定,

    簍子里明明有聲音。

    我若是掀開看究竟,

    又恐他當面難為情。

    倒不如將計就計簍子訓,

    好讓他借梯下樓得過門。

    (白)你沒看見,其它有沒有人看見哪?

    孔寅洋:什么人也沒有!

    尤三貴:錯了。人沒有,有物,你屁股下面的簍子不是沒有離家嗎,我問問它。

    孔寅洋:(驚恐地)你真會開玩笑,簍子能說話嗎?

    尤三貴:我自有辦法讓它開口。(走近簍子)簍子!簍子……你可曾看見隔壁的良種雞跑過來的?哎──你怎么不開口呀?

    孔寅洋:老組長,你不要白費心事啦。

    尤三貴:它不開口,我決不甘心。請你走走開!簍子啊,好一個簍子!
    (唱)

    原是南山翠竹高又挺,

    根根絲絲編成形。

    你雖不是人有靈性,

    渾身都是小眼睛。

    你也曾污水溝里打過滾,

    幾番淘洗才潔身。

    孔寅洋:(旁唱)

    老組長一旁簍子問,

    旁敲側擊戳我心。

    今日捉雞露動靜,

    只怕惹火自燒身。

    雞在簍子里身不動,

    我還是故作鎮定穩住神。

    【尤三貴順手拿起一根扁擔對著竹簍。

    尤三貴:哎,你怎么還不開口?

    孔寅洋:沒有什么好說的。

    尤三貴:我是問簍子的。

    孔寅洋:我是替你干著急。

    尤三貴:你急我不急,思想轉變總得有個過程嘛。

    孔寅洋:呃……是是……

    尤三貴:簍子!

    (唱)

    三爺把你來勸說,

    莫打如意小算盤。

    見風就當急轉舵,

    頂風逆流能翻船。

    村規民約你有數,

    我尤三貴執法如山不含糊!

    尤三貴:哎,你怎么還不開口?

    孔寅洋:老組長,簍子確實不會說話喃!

    尤三貴:(怒喝)大膽簍子!
    (唱)

    罵一聲簍子你太任性,

    我左說右勸不開聲!

    你故作不知真情隱,

    我罵你不該存歪心!

    你莫把小事來看輕,

    由小到大怨更深。

    左鄰右舍不安定,

    我罵你冷酷沒良心!

    這兩家岡(左邊口,右邊岡)岡吵吵不寧靜,

    評不上文明五星好家庭。

    丑名遠揚多難聽,

    我罵你無情太狠心!

    我給你一點搽臉粉,

    你偏偏得過門時不過門。

    為何固執不清醒,

    我罵你漿糊迷住心!

    苦口婆心話說盡,

    你究竟動心不動心?

    若再閉口不答應,

    休怪我動大刑開膛破肚

    看看你倒底是什么心!

    【孔瑜琳從房間里走出。

    孔瑜琳:爸,你不要再兜圈子了。

    【孔寅洋怒瞪著孔瑜琳。

    【尤三貴嘲諷地看著孔寅洋。

    【孔寅洋顯出一臉的無奈。

    孔寅洋:他媽媽的!這雞又不是我跑到她家去捉的!

    尤三貴:哈哈哈……孔二先生,這不怪你,不怪你,是瘟癥雞自己跑過來的。很簡單嘛,……

    【尤三貴做起示范動作。

    尤三貴:雞子跳到簍子上,腳一著勁,簍子朝過一翻,不是正好把它罩在里面嗎?

    【孔寅洋會意地笑了。

    孔寅洋:唉……哎,對……對對……。

    【三人發出不同的笑聲。

     

    13、胡玉花、孔寅洋兩家門前(夜·外)

    【胡玉花的窗口映照著胡玉花縫補褲子的剪影。

    【畫外伴唱:

    溶溶月色窗欞外,

    淡淡涼風撲面來。

    針針連著情和愛,

    針線牽動心扉開。

    【尤三貴自孔寅洋家走出,站在胡玉花的門外,看到胡玉花縫補褲子的身影,頗為感動。

     

    14、胡玉花家(夜·內·外)

    【胡玉花在燈下縫補褲子。

    胡玉花: (唱)

    手拿針線寄企盼,

    繡顆心兒紅彤彤。

    紅彤彤,仔細看,

    孤影浮現眼簾間。

    為群眾他熱心熱意披肝膽,

    為集體終日操勞腿不閑。

    那一年洪水漫漫決堤岸,

    他帶頭截流堵漏免受淹。

    想當初幫我致富把雞場辦,

    為我排憂又解難。

    東奔西跑流盡汗,

    關懷備至恩如山。

    我又是憐愛又感嘆,

    美好愿望藏胸間。

    多少次要敞心扉給他看。

    又常常欲說還羞啟齒難。

    【胡玉花將一條神功帶夾到補好的褲子里。

    【尤三貴提雞子進門。

    尤三貴:三姑奶奶……你看,雞子找回來了。

    【孔寅洋悄然來到門外。

    胡玉花:可找回來了!真謝謝你了。

    田阿根:我說是老孔二偷去的吧?

    尤三貴:混帳話!雞子跑到人家去,跳到桌上拉屎,這不作踐人?孔寅洋替你們捉住正要送過來。以后要把雞子管管好,同孔寅洋要搞好團結。

    【門外,孔寅洋羞愧地離去。

    胡玉花:好,聽你老組長的。阿根,把雞子送下窩。

    【阿根應聲捧著雞去了養雞場,尤三貴欲走。

    胡玉花:三貴……(將補好的褲子遞過去)呶,可不要嫌粗針粗線的。

    尤三貴:謝謝,謝謝。òl現衣服里夾著一副藥物神功帶)啊,還替我準備了一條褲帶子哪……我腰里有的是。

    胡玉花:你再仔細看看,是褲帶子嗎?

    尤三貴:倒象個武裝帶子了。

    胡玉花:這是藥物505神功帶,扎上它能治什么心疼病、胃疼病、腰啊、肝啊、脾啊,什么都能治。你不是有個氣喘病嗎?這是我新買的,送把你的。

    尤三貴:啊,這……
    (旁唱)

    這件事倒有些出人意外,

    胡玉花:(旁唱)

    我這里深情全在帶中埋。

    尤三貴:(旁唱)

    莫看這小小一根神功帶,

    卻將我緊閉的心扉來啟開。

    胡玉花:(旁唱)

    我也想兩根苦藤連一塊,

    心貼心兒免凄哀。

    尤三貴:(旁唱)

    我也想吃個熱飯和熱菜,

    胡玉花:(旁唱)

    閑暇時談談說說開胸懷。

    尤三貴:(旁唱)

    舒心適意工作干,

    胡玉花:(旁唱)

    熬盡苦難甜頭來。

    尤三貴:(接唱)

    我尤三貴光明正大幾十載,

    不能讓群眾誤解我懷鬼胎。

    細尋思還當慎重來對待,

    神功帶不能隨便收下來。

    不能將黨的形象來破壞,

    邁出的步子不能歪。

    怎么辦?倒不如故意惹她來責怪,

    演一出山伯不解祝英臺假作三分呆。

    胡玉花:怎么樣,扎起來試試。

    尤三貴:不不不,我尤三貴大小也算一級干部,平時吃你家只把雞蛋,大不了是個口頭貪污,收禮受賄就是腐敗了。

    胡玉花:(一怔)難道我是向你行賄的?我是……

    尤三貴:我知道,我支持你發家致富,你過意不去,要感謝我?蛇@是我們當干部的應盡責任嘛。

    胡玉花:(失望地)你不要……

    尤三貴:不……不能要。

    胡玉花:(操起剪刀)算我看錯了人!

    尤三貴:(攔。┎荒芗,不能剪!三姑奶奶,我領情,我領情。▕Z過神功帶)

    胡玉花:(笑)讓我替你扎起來。

    【強行替尤三貴扎帶子。尤三貴舉手投降般地扭扭捏捏。

     

    15、孔寅洋、胡玉花兩家門前(日·外)

    【孔寅洋在自家門前敞棚里聽收音機,記錄信息。

    【胡玉花和田阿根在門前將雞蛋裝箱。

    【養雞場一陣雞子的鳴叫傳過來。

    【孔寅洋被雞鳴搞得五心煩躁,他站起欲沖著胡玉花喊幾句,張口又不知道罵什么好。

    【雞鳴聲越來越大,孔寅洋進屋拿出一支爆竹點燃,朝雞場方向摔過去:“嗵──托”!

    【雞聲頓止,田阿根、胡玉花猛吃一驚。

    孔寅洋:你有雞子叫,我有天地炮……

    【孔寅洋得意地進了屋。

    胡玉花:老東西這幾天作的什么怪呀?

    田阿根:聽說他要做六十大壽,好象還沒有到日子喃。

    胡玉花:雞子生蛋少,莫不是他放鞭炮嚇了的?

    田阿根:一點不錯,人還被嚇得驚魂喪膽呢,何況雞子膽?

    胡玉花:阿根哪,這個老東西鬼點子多呢,你要多留點神啊。

    田阿根:三媽放心,我就是睡覺總要睜一只眼。

    胡玉花:來來來,坐下來歇歇。

    田阿根:三媽,我不累,我得趕早把雞蛋運到城里,早賣早回家,讓三媽你早點數鈔票。

    胡玉花:阿根啊,你就是跟三媽貼心。我呀,找女婿就要找象你這樣的人!

    田阿根:三媽,我家里窮,又沒文化,……。

    胡玉花:會揀的揀兒郎,不會揀的揀家當。你呀,能吃苦,做人老實本份,將來靠得住。

    田阿根:(憨笑)嘿嘿,可是曉蕓她……

    胡玉花:曉蕓對你印象也不錯,你呀,要多找曉蕓談談,比如養雞的事啊,賣蛋的事啊……你要主動些,男子漢嘛。談戀愛,談戀愛,不談就能愛了嗎?

    田阿根:(憨厚地)三媽,想不到,你在這方面還是個老手喃!

    胡玉花:瞎嚼舌頭!三媽這是替你著急,懂嗎?

    田阿根:三媽,從今往后,我就象頭驢子來拉磨,在你家永轉磨磨圈。

    【胡玉花幫著田阿根將雞蛋筐裝上了小船。

    【小船遠去。

     

    16、小河·船上·岸上(日·外)

    【田阿根開心的劃著小船。

    田阿根: (唱)

    三媽她——

    一番話細細品味心里悟,

    她已是看中我這個窮小伙。

    (伴唱)

    這真是冬月里送來一盆火,

    要過河對岸飄來一只船。

    田阿根: (唱)

    但不知小蕓心里可有我?

    眼目下她和瑜琳正熱乎,

    瑜琳他好比城里樓一座,

    我好比鄉下茅屋矮又粗。

    怕只怕人比人來貨比貨,

    到頭來吃不到葡萄牙先酸。

    好在有三媽為我來作主,

    我這里一盆脂油潤心窩。

    【河岸上有幾位婦女正在棉花田里打農藥,見田阿根就喊起來。

    婦女甲:阿根,什么事這么高興!

    田阿根:啊啊,不告訴你們!

    婦女乙:阿根,不會是你找上媳婦了吧?

    田阿根:你們怎么知道的?

    婦女丙:阿根,是誰家閨女?

    田阿根:是曉蕓!

    婦女甲:阿根,你吹牛!

    田阿根:不信,你們去問三媽!

    【河對岸,孔瑜琳聽到這段對話,緘默無言。

    【第二集完。

  3. 上一篇文章:

  4. 下一篇文章:
  5. 設為首頁 |加入收藏 | 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聯系我們 | 淮劇論壇
    版權所有:鹽城市淮劇團 地址:鹽城市鹽都新區乾坤南路1號 郵編:224005
    聯系電話:0515—88438486 傳真:0515—88406855
    Copyright @ 2011 鹽城市淮劇團,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號:蘇ICP備10006542號-2
    丰满少妇人妻久久,亚洲欧洲成人精品香蕉网,日本熟妇人妻XXXXX视频

    <span id="7ftvd"></span>
      <address id="7ftvd"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7ftvd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