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7ftvd"></span>
    <address id="7ftvd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7ftvd"></form>

    劇目集錦
    · 古裝劇
    · 現代戲
    · 折子戲
    · 小淮戲
    劇團榮譽

    先進集體

    個人榮譽
    淮劇特輯
  1. 此欄目下沒有文章
  2. 我們的團隊
    ·國家一級藝術監督  徐建東
    ·國家二級作曲  周學伍
    ·國家二級演奏員  宋步宏
    ·國家二級演員  王 磊
    ·主任舞臺技師  陳明
    ·國家一級編劇 陳明
    ·國家一級導演 蔣宏貴
     
    您現在的位置: 鹽城市淮劇團 >> 劇目集錦 >> 現代戲 >> 正文  
    《雞毛蒜皮》第三集劇本
    作者:陳 明    文章來源:陳 明    點擊數:3636    更新時間:2013-3-23
      

    ·十二集淮劇電視劇

     

    十品村官(三部曲)

     

    第一部

     

    雞毛蒜皮

     

    編。宏惷

     

    第三集

     

    1、小河·船上·岸上(日·外)

    【河岸上有幾位婦女正在棉花田里打農藥,見田阿根就喊起來。

    婦女甲:阿根,什么事這么高興!

    田阿根:啊啊,不告訴你們!

    婦女乙:阿根,不會是你找上媳婦了吧?

    田阿根:你們怎么知道的?

    婦女丙:阿根,是誰家閨女?

    田阿根:是曉蕓!

    婦女甲:阿根,你吹牛!

    田阿根:不信,你們去問三媽!

    【河對岸,孔瑜琳聽到這段對話,緘默無言。俄頃朝村口走去。

     

    2、村口(日·外)

    【村口是村民群集的地方,老槐樹下是一爿小商店。

    【胡玉花拎著小竹籃來到小商店門前。

    【劉長發等農民正在小商店旁干活。

    劉長發:老姐姐,忙什么呢?

    胡玉花:買點肉,醬油什么的。

    劉長發:今天有客人?

    胡玉花:農忙了,哪有什么個人。我們家阿根這些日子天天進城賣雞蛋,苦死這孩子了,這不,給他補補油水。

    【胡玉花說著進了小商店。

    【幾個和劉長發一起干活的村民議論起來。

    村民甲:哎,長發,三寡婦這么喜歡阿根,不會是要阿根做倒插門女婿吧?

    村民乙:瞎說,曉蕓跟瑜琳早好上了。

    【孔瑜琳走到老槐樹下,聽到有人議論,躲在一邊。

    劉長發:難說,胡玉花跟孔寅洋冤家對頭,她肯要瑜琳做女婿?

    【小商店內傳來胡玉花與店員的對話:

    胡玉花:(OS)還有豬肝嗎?

      員:(OS)有,就剩這一塊了,一斤二兩。

    胡玉花:(OS)都給我,都給我。我們家阿根就喜歡吃豬肝。

    【孔瑜琳聽著,滿臉醋意。

    【胡玉花拎著小竹籃走出小商店。

    劉長發:老姐姐,你待阿根真好。

    村民甲:是啊,阿根這個孤兒,攤上你這個娘,這是福分。

    村民乙:哎,三姑奶奶,你是要阿根做女婿吧?

    胡玉花:過了這陣子,挑個好日子訂婚,到時候請你們來喝喜酒!

    【胡玉花帶著一陣笑聲遠去。

    【孔瑜琳悲哀地離開了老槐樹,沿著河邊走去。

     

    3、小河邊·風車旁(日·外)

    【孔瑜琳悶悶不樂地來到風車旁。

    孔瑜琳:(唱)

    耳旁笑聲一陣陣,

    猶似鋼刀戳我心。

    幾年來小蕓對我多親近,

    瑜琳癡情當真情。

    幫助她配制飼料責任盡,

    支持她發展雞場費盡心。

    今日方始夢覺醒,

    原來她愛我技術非愛人。

    感嘆世人心難測,

    多有虛偽少真誠。

    我一片癡情化泡影,

    從此勞燕各飛分。

     

    4、胡玉花家(日·外·內)

    【胡玉花哼著小曲回到家,在廚房里忙乎著。

    【陳曉蕓氣喘吁吁地跑來。

    陳曉蕓:媽,不好了!我們家的雞都不吃食了!

    胡玉花:?!怎么會呢?

    【胡玉花、陳曉蕓匆匆去了養雞場。

     

    5、養雞場(日·外)

    【雞棚里的雞畏縮在一角。

    【胡玉花、陳曉蕓跑來,任憑她們怎么吆喝,那些雞就是不吃食。

    胡玉花:曉蕓,這雞是不是病了?

    陳曉蕓:無緣無故的,怎么會病呢?

    胡玉花:奇怪,昨天還活蹦活跳的,怎么就不吃食了呢?哦……哦哦……。

    【胡玉花繼續吆喝著。

    【陳曉蕓陷入了沉思。俄頃,陳曉蕓拔腿就跑。

     

    6、小河邊·風車旁(日·外)

    【陳曉蕓尋覓著朝風車走來。

    陳曉蕓:瑜琳哥!

    孔瑜琳:(冷冷地)陳小姐,有何貴干?

    陳曉蕓:(詫異地)咦,你怎么這樣說話?我家雞子吃了新配飼料,突然停食了。

    孔瑜琳:那就照照鏡子唄!

    陳曉蕓:什么?給雞子透視?你開什么玩笑。

    孔瑜琳:不,我是說阿根同志給你的那個鏡子。

    陳曉蕓:你想到哪去了?

    孔瑜琳:那你想到哪去了?

    陳曉蕓:你……我家雞場出了事,你卻在這里幸災樂禍,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!

    孔瑜琳: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?

    陳曉蕓:好好好,我們現在不說這個,你先幫我去看看,那些雞為什么不吃食了?

    孔瑜琳:我有什么資格去?還是請你的田阿根同志去看看吧!

    陳曉蕓:你!……好,我不求你!

    【陳曉蕓飛快地跑了?阻ち兆泛爸。

    孔瑜琳:小蕓,小蕓……

     

    7、孔寅洋家門前(日·外)

    【孔寅洋在敞棚下,桌上幾碟小菜,他邊喝酒便收聽科技信息。

    【孔瑜琳無精打采地走回家,正要進門,被孔寅洋喊住。

    孔寅洋:孔瑜啊,這碟子里是什么菜?味道不對頭?

    【孔瑜琳倚在門框上。

    孔寅洋:咦……老子問你話吶?

    孔瑜琳:爹,那不是下酒菜,是我幫曉蕓新配的雞飼料。

    孔寅洋:?你把老子當雞子玩?你……你真想叛變到底啦!

    (唱)

    你忘記老子過去吃的苦,

    多年來我一直悶郁在心窩。

    那一次兩家爭吵動了武,

    三寡婦打掉老子牙兩顆。

    平日里她兇得像個母老虎,

    發了財盛得叫人汗毛豎。

    人前背后揭我短,

    壞話說有八大籮。

    姓孔的不是豆腐做,

    由著她手里捻來腳里搓。

    從今后少與她家有瓜葛,

    爹爹我要和她爭個高低贏和輸!

    孔瑜琳:(爆發地)爭個高低、爭個輸贏,你們一直爭到火葬場去!

    【孔瑜琳火氣十足進了門,后腳跟一鉤,狠狠地關上了門。

    孔寅洋:咦,小畜生今天火氣不小?你去告訴那個小狐貍精,從今往后你們斷絕來往,你去不去?……好,你不去,我去!

    【孔寅洋轉身欲走,尤三貴拎著一瓶農藥走來。

    孔寅洋:老組長……

    尤三貴:(不理睬,放下手中藥瓶,徑自要摘門頭上五星)我要再摘掉你家一顆星!

    孔寅洋:(攔。┻,老組長,這幾天我們沒岡(左邊口,右邊岡)沒吵呀?

    尤三貴:你還象個種田的樣子嗎?棉花上一片的棉蛉蟲。

    孔寅洋:藥水箱瑜琳剛修好,我正準備進城買藥水。

    尤三貴:(提起藥瓶)給你帶來了!

    孔寅洋:哎呀,你三爹爹真是及時雨宋江……請坐請坐,今天就在這里弄兩蠱。

    尤三貴:不坐不坐,趕快下棉花田打農藥!

    【尤三貴欲走,看到小桌上的小冊子,順手拿起來翻看著。

    尤三貴:(念)最新信息,要致富,養毛兔,投資少,獲利多……聯系地址,新富村文明組孔寅洋……哎,二先生哪,在你沒有成為五星文明戶前,不許打著我們文明組的招牌搞經營!

    孔寅洋:這……如今外面搞假信息的多得很,人家一看我這是文明村組的信息……有信任感,覺得可靠。

    尤三貴:你又不是五星文明戶。ㄓ盒宰樱

    孔寅洋:(奪。├辖M長……你就不能通融通融,給我們掛上這第五顆星嗎?

    尤三貴:不行!條件不夠,決不掛星!

    孔寅洋:噢……我想起來了,鄉里通信員剛才找你沒有找到,胡鄉長有封信給你。

    尤三貴:(接信)我看看是什么指示……下個月省里檢查組要來參觀你們文明村……來就來吧!

    孔寅洋:下面一段話重要哪……希望你組家家都掛五星,為全鄉爭光。

    尤三貴:這……

    孔寅洋:這意思不明白嗎?也就是說替我們都掛上。

    尤三貴:不符合條件也掛上,不是弄虛作假嗎?辦不到!

    孔寅洋:你呀!如今是真的賣不掉,假的不夠賣!

    尤三貴:什么混帳話!好了好了,不羅嗦了,趕快下田,我去幫你打藥水。

    【兩人拎著農藥瓶和農藥水箱朝棉花田走去。

     

    8、棉田里(日·外)

    【尤三貴幫著孔寅洋打農藥。

    【孔寅洋邊打著農藥邊唱起。

    孔寅洋:老組長哎!
    (唱)

    并非我說話將你來挖苦,

    用秤稱你是幾斤重的官!

    睜開眼看看有些大干部,

    那派頭做官才真像個官。

    早上跟著車輪轉,

    中午圍著盤子轉。

    晚上繞著裙子轉,

    整天轉得樂呵呵!

    誰象你成天不離田頭轉,

    眼珠子只有盯著我們轉。

    幾十年為何還在組里轉,

    就因為死腦瓜子不開順風船。

    尤三貴:這……我只曉得憑良心,不愿說假話。只要你們和睦相處,我會替你們掛星的。

    孔寅洋: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

    尤三貴:你呀,要創造條件嘛!
    (唱)

    天助你們好條件,

    門靠門來檐靠檐。

    相互禮讓了宿怨,

    握手言和結姻緣。

    孔寅洋:哈哈……你自己象個饞貓成天不離在她家門口轉,二爺我對她,已經死了心啦。

    尤三貴:你誤會了。

    孔寅洋:(喜形于色)難道她還有什么意思?

    尤三貴:不!我是說兩個小的,請你不要當老法海!
    (唱)

    瑜琳小蕓早相戀,

    就象對梁上燕子暗穿簾。

    你卻是無情棒子任意揮,

    應該把孩子婚事來成全。

    只要關系一改變,

    雙雙掛五星齊把財源添。

    孔寅洋:(唱)

    毛驢豈跟良駒配?

    山雀怎跟鷹齊飛?

    她閨女渾身沾滿雞腥味,

    孔瑜兒大學畢業出人尖。

    胡玉花象只馬蜂不能惹,

    餿主意請你快收回!

    尤三貴:嘿嘿,今天我跟你把話挑明了,婚姻自由,你干涉不了,等兩個小的雙雙進了洞房,到時候把你晾在一邊,叫你哭笑不得!我勸你不要香的不吃,吃臭的。

    孔寅洋:再說我是個文化人,門不當,戶不對……

    尤三貴:等你家瑜琳當了干部,也學過去老地主,門口擺兩只石獅子喃!

     

    9、胡玉花、孔寅洋兩家門前(日·外)

    【胡玉花抱著一只死雞,從養雞場沖過來。她用刷鍋把子敲打面盆,又蹦又跳大吵大喊。

    胡玉花:大家來看啊,孔陰陽把我家雞子作踐死了……鄉親們快來看哪……。

    【陳曉蕓追了過來。

    陳曉蕓:媽,你沒有根據不要亂說好不好……

    【聽到叫喊聲,圍來不少看熱鬧的村民。

    【胡玉花繼續叫喊著。

     

    10、棉田里(日·外)

    【尤三貴、孔寅洋聽到叫喊聲,不知所然地望著遠處。

    尤三貴:又來什么名堂了!

    孔寅洋:你看,你看,我能同這種人做親嗎?

    尤三貴:走,看看出了什么事。

    【兩人離開了棉田。

     

    11、胡玉花、孔寅洋兩家門前(日·外)

    【胡玉花沖著孔寅洋的大門叫喊著。

    胡玉花:孔陰陽,有種的你出來!

    【孔瑜琳躲在家里對著門縫往外看,但不敢開門。

    陳曉蕓:媽,這雞子可能是吃新飼料引起的。

    胡玉花:你不要替他說話!是老東西作弄的。(大喊)大家來望!孔陰陽把我家雞子害死啦──!

    【群眾們議論起來。

    【尤三貴和孔寅洋趕到。

    尤三貴:不要吵不要吵!什么事?

    胡玉花:啊──老組長沒得命啦!

    尤三貴:什么老組長沒得命啦?我活蹦活跳在這里喃!看你這個樣子……

    胡玉花:我家一窩雞子被他孔陰陽作弄出病了,你看,死了一只,還有的都不吃食了。

    孔寅洋:三寡婦,你不要血口噴人,你家亡人雞子死了礙我什么事!

    胡玉花:就是你就是你,就是你把我家雞子作弄出病來的!

    尤三貴:他用什么把你家雞子作弄出病來的?

    胡玉花:他一連幾天不斷放鞭炮,是嚇出病來的。

    尤三貴:放鞭炮還能把雞子嚇出病來嗎?你現在當科學家啦?新研究出來的是吧?(對孔寅洋)你放鞭炮了嗎?

    孔寅洋:村規民約哪一條規定,只許她家養雞,不許別人放鞭炮?

    尤三貴:嗯,沒有這一條。

    【孔瑜琳開門走出來。

    孔瑜琳:三媽,你家雞子生病可能是飼料出的問題。

    胡玉花:飼料出問題?我家飼料出什么問題?要么是你老子放的毒!

    孔寅洋:老組長,你全聽見了,是我孔寅洋放毒我頂罪,如果不是,我要上告!

    【孔寅洋抓住胡玉花手上的死雞。

    孔寅洋:走,到村部請醫生化驗!

    【兩人扭搡起來。

    尤三貴:膽大!你們眼里還有沒有我這一級領導?矛盾能上繳嗎?先讓我來解決,把醫生請過來!

     

    12、小河邊(晨·外)

    【孔瑜琳又在小河邊吹笛子,笛聲悠緩而哀怨。

    【小蕓悄然來到孔瑜琳身后,倚在樹干上聽著。

    陳曉蕓:瑜琳哥……

    孔瑜琳:(回轉身)有話請講,我洗耳恭聽。

    陳曉蕓:你……你,氣量太小,還象個大學生嗎?
    (唱)

    阿根老實人本份,

    自作多情鏡子贈。

    我付之一笑算過去,

    誰知你雞肚猴腸起疑心,

    本想找你明心境,

    二老人接接連連戰火升。

    試驗擱淺雞生病,

    我心里一團亂麻難理清。

    笛聲凄艾一陣陣,

    小蕓聽出你弦外音。

    孔瑜琳:(唱)

    孔瑜不敢太自信,

    阿根他是你媽媽貼心人。

    強扭的瓜兒味道苦,

    吹一曲“明明白白我的心”。

    陳曉蕓:(唱)

    我與你青梅竹馬形隨影,

    一根絲線一根針。

    未料想我滿腔熱情化寒冰,

    落得個“天上星星知我心”。

    孔瑜琳:滿莊人都在議論,說你和阿根就要訂婚了。

    陳曉蕓:人嘴兩張皮,他說由他說。

    孔瑜琳:我聽到你媽親口講的,你給他加工資,他贈你小鏡子,都是我親眼所見。

    陳曉蕓:現在我解釋了你也不信。不過,作為老鄰居,老同學,我還想請教你,這飼料配方……

    孔瑜琳:配方?我不敢重新配制!

    陳曉蕓:為什么?

    孔瑜琳:你媽到處宣傳,全村人都說我們家在你家養雞場投了毒。

    陳曉蕓:你……!

    【陳曉蕓氣走了,孔瑜琳跟去。

     

    13、胡玉花家門前(晨·外)

    【陳曉蕓氣乎乎地跑回家。

    胡玉花:小蕓……大清早的,跟誰生氣?

    陳曉蕓:就氣你……你誣陷人家放毒!

    胡玉花:噓……雞子全吃食了,這件事別再提了。

    【孔瑜琳追來,躲在山墻口聽著。

    陳曉蕓:我再問你,你滿莊子亂說,說我和阿根就要訂婚了?

    【田阿根正在屋內拌雞飼料,側耳聽著。

    胡玉花:自己女兒的婚事,媽媽不能做主嗎?

    陳曉蕓:你……你無權包辦!

    胡玉花:阿根老實,人靠得住,將來……你不是也說歡喜他的嘛。

    陳曉蕓:我是說過歡喜他,可我不愛他!

    【屋內的田阿根僵住了。

    【山墻口的孔瑜琳似乎看到了希望。

    胡玉花:那個小陰陽你就愛他啦?

    陳曉蕓:是的,我就是愛他!

    胡玉花:你愛我不愛!

    陳曉蕓:是我談戀愛,你管不著。

    【陳曉蕓氣哭了,轉身從山墻口奔走。

    【孔瑜琳跟著陳曉蕓追去。

    孔瑜琳:小蕓,小蕓……。

    【胡玉花操起扁擔要追過去。

    胡玉花:反了!反了!你敢和那個小陰陽,看我不砸斷你們的雙腿!

    【田阿根從屋里沖出,拉住胡玉花,奪下扁擔。

    田阿根:三媽,這事你就不要為難小蕓姐了,我……我不配……。

    【田阿根說完,痛苦地奔向養雞場。

    胡玉花:阿根,阿根!寶寶……你莫要泄氣!

    【胡玉花跟著田阿根追去。

     

    14、小河邊·風車旁(晨·外)

    【孔寅洋夾小包匆匆走來。

    【尤三貴正在距風車不遠的田里疏理水溝。

    尤三貴:二先生,大清早匆匆忙忙上哪去?

    孔寅洋:我上哪去你管不著。

    尤三貴:問問總可以吧?什么秘密不能公開?

    孔寅洋:上法院,狀告胡玉花!

    【尤三貴停下手里的活兒,走上田埂。

    尤三貴:哎,你等等。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要驚官動府呀?

    孔寅洋:她家雞食出問題,卻誣陷我放毒;滿莊子喊冤,毀我名譽辱我人格,是可忍,孰不可忍,故而我狀告公堂,以求申張正義!

    尤三貴:還一套一套的喃!狀紙拿來!

    孔寅洋:這件事,你最好回避。

    尤三貴:什么意思?

    孔寅洋:扁擔量布心里有數。

    尤三貴:你把三爺小看了!
    (唱)

    我尤三貴村民小組頭頭做,

    權不大也算個十品官。

    我雖然識字不多肚里有數,

    當干部大公無私記心窩。

    唐成說當官不為民做主,

    不如回家賣紅薯。

    依我看當官不為民做主,

    不如回家去燒鍋。

    當官不把好事做,

    不如一只算盤珠。

    當官不把實事做,

    就如同吃吃睡睡一頭豬!

    多少年我大事小事樣樣管,

    村民們個個擁護我管得寬。

    你膽敢目中無人

    越級上告信我不過不服管,

    且看我

    做官象官,履行公務,該嚴則嚴,該寬則寬,

    決不含糊,決不手軟,定把那雞毛蒜皮來鏟除!

    孔寅洋:這個……

    尤三貴:大小問題,我解決若干,何況是雞毛蒜皮的小事,就是大事,要告也要一級一級來,村民小組,也就是地方一級黨委……不不不,也是一級政府……不,是一級組織,我就代表一級領導,我解決不了你再向上反映,處理不公,你再越級上告,這就是規矩,你懂嗎?要在過去,你越級上告,對不起,公堂之上,先請你吃三十大板!

    孔寅洋:這么說,你能公斷?

    尤三貴:本組長我處理問題,從來是對事不對人,要不,我這頂烏紗能戴到現在嗎?

    孔寅洋:我希望你一直戴到火葬場去!

    尤三貴:那也好嘛,報紙上不是常說嗎,干革命鞠躬盡瘁,死了拉倒嘛!把狀紙給我!

     

    15、胡玉花、孔寅洋兩家門前(日·外)

    【胡玉花正在樓上陽臺上晾衣服。

    【田阿根匆匆跑來,扯著嗓子喊。

    田阿根:三媽!三媽!報告你一件特大喜訊,雞子全生蛋啦……

    胡玉花:噓……不要喊!

    【尤三貴和孔寅洋走回來。

    尤三貴:阿根!

    田阿根:什么事,老組長?

    尤三貴:給我把桌子搬過來!

    田阿根:老組長,搬桌子干什么?

    尤三貴:叫你搬,你就搬。

    孔寅洋:對,叫你搬,你就搬。

    【田阿根莫名其妙的將胡玉花門前的小桌子搬到兩家中央。

    【孔寅洋馬上搬來一張小竹椅。

    孔寅洋:老組長,噢不不不,尤法官,您請坐。

    【尤三貴坐下,旋即又在一邊找來一塊木圪塔。

    【胡玉花在樓上陽臺上不知所然。

    【尤三貴用木圪塔在桌子上一敲。

    尤三貴:新富村文明組民間法庭現在開庭!田阿根同志,傳三寡……不不,叫你家三媽出來!

    田阿根:(愣著,沖著樓上陽臺)三媽,老組長叫你呢。

    胡玉花:老組長,什么事?

    尤三貴:你下來,今天新富村文明組法庭就地升堂,斷你們兩家的雞案!

    胡玉花:斷雞案?老組長,不必了,雞子全吃食了。

    尤三貴:少廢話,請你立即出庭!

    孔寅洋:被告胡玉花,法官請你出庭!

    尤三貴:請原稿孔寅洋不要亂插話。

    胡玉花:啊喲喂,活像個真的,多大的事呀,嚇不倒我三姑奶奶!

    【胡玉花下樓。

    尤三貴:(忽然想起)噢吆,差點給忘了。阿根,你替我喊徐桂花,叫她立即到村部集中,一起上醫院去結扎。

    田阿根:老組長,你還兼婦女主任哪!

    尤三貴:你不要油腔滑調的,快去!

    田阿根:是!

    【田阿根離去。

    【胡玉花下了樓走出門。

    胡玉花:老組長,到底什么事?搞得興師動眾的。

    孔寅洋:我告你誣陷我放毒,毀我名譽辱我人格。我要求老組長主持公道,判被告胡玉花公開向我賠禮道歉,并賠償精神損失費……。

    胡玉花:(打斷)呸!二陰陽!你想訛詐我三姑奶奶,做你的大頭夢……

    尤三貴:別吵別吵!真像一對斗雞,都像你們這樣,這個案子還怎么斷?原告、被告雙方聽了!
    (唱)

    本組里大小幾十戶,

    風平浪靜不起波。

    唯你們常常動亂起戰火,

    文明組被你兩家后腿拖。

    今天來把雞案斷……

    (白)斷案前,要你們各自反思反思!

    孔寅洋、胡玉花:反什么思呀?

    尤三貴:(唱)

    把你們過去的情況往外搬。

    原告孔寅洋你先說,

    過去的生活靠什么?

    孔寅洋:(為難地)這個……

    尤三貴:(大喝)說!

    孔寅洋:我……我說。
    (唱)

    前些年擺弄羅盤陰陽做,

    走村串戶混吃穿。

    是你幫我走正路,

    責任田里下功夫。

    如今我出賣信息圖致富,

    日子過得熱乎乎。

    尤三貴:(指胡玉花)你說!

    胡玉花:(唱)

    過去我把小生意做,

    挑糖擔子敲小鑼。

    丈夫不幸身亡故,

    終日守寡淚如梭。

    幸虧有你來幫助,

    辦起雞場財路寬。

    孔寅洋:(旁白)老尤三貴,叫我們憶苦思甜了。

    胡玉花:現在還憶什么苦,思什么甜?

    尤三貴:少費話!你們好好想想,現在的日子比以前好過了,為什么比過去好?

    孔寅洋、胡玉花:(同時地)是你老組長熱心幫助!

    尤三貴:說得不對!

    孔寅洋:是……是黨的富民政策。

    胡玉花:是黨的政策富民。

    尤三貴:這就對了。如今都富起來了,你們為什么雞爭鴨斗,是什么鬼名堂在腦子里作怪?替我把根子統統挖出來!

    孔寅洋:這……那一年,我砌房子,比她家高一磚,她居然把我窗戶玻璃搗碎了!

    胡玉花:虧你好意思說的!還要我賠你一角八分錢。我砌樓的時候,你卻橫在路口不許放線,說我騎在你家頭上!破了你家風水。

    尤三貴:說來說去,全是雞毛蒜皮!你們這樣糾纏不清象話嗎?黨中央一再號召,要安定團結,你們為什么不聽?為什么還要記住過去的事情?

    孔寅洋:過去的事,從此一筆勾銷!

    胡玉花:以后不岡不吵就是了。

    尤三貴:好嘛!這世道上不爭不斗,日子就更太平了!從今往后,和睦相處,爭取早日掛上五星,(敲木圪塔)退堂!

    孔寅洋:哎哎哎,老組長,過去的不談了,可我告的是現在的事,被告誣陷我投毒的事,你還沒有斷,怎么就退堂呢?

    尤三貴:你還要告?

    孔寅洋:告!你斷不了,我就告到村里;村里斷不了,我就告到鄉里;鄉里斷不了,我就告到縣里……總之,我孔寅洋為了維護我的合法權益,我一告到底!

    【第三集完。

  3. 上一篇文章:

  4. 下一篇文章:
  5. 設為首頁 |加入收藏 | 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聯系我們 | 淮劇論壇
    版權所有:鹽城市淮劇團 地址:鹽城市鹽都新區乾坤南路1號 郵編:224005
    聯系電話:0515—88438486 傳真:0515—88406855
    Copyright @ 2011 鹽城市淮劇團,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號:蘇ICP備10006542號-2
    丰满少妇人妻久久,亚洲欧洲成人精品香蕉网,日本熟妇人妻XXXXX视频

    <span id="7ftvd"></span>
      <address id="7ftvd"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7ftvd"></form>